瑜伽体式的前世今生

你为什么练瑜伽?

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。有些人认为瑜伽帮助他们回归内在的和平与快乐,瑜伽允许一个人打破自我与世界的界线。然而更多人是被瑜伽教练平衡而紧实的身体吸引,希望自己也拥有这样的好身材。那么问题来了,究竟是先有平静安宁的瑜伽心,还是先有美好的瑜伽身体?

1. 调心与调型,哪一个在先?

第一种观点认为“修炼一颗瑜伽心”更为重要。最能代表这种观点的是20世纪90年代艾扬格的《瑜伽之光》。

印度是瑜伽之乡,很多西方人士到了印度,却发现并没有很多印度人修炼体位法,甚至很多瑜伽中心都找不到一块瑜伽垫。

在印度,瑜伽教学依然是一项有些神秘的事业。每年都有上万名西方瑜伽朝圣者到印度来上课学习,其中的很多人是出于兴趣爱好。

另一种观点是“调心之前先要调型”。所谓的调型就是改变自身的形态、体态,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只有身体健康,大脑才能集中精神,怀着饱满的信念练习。

瑜伽里的拜日式,动作与呼吸全然合一,上行后挺时吸气,凝神于鼻息之间;下潜前躬时呼气,放松嘴唇,吐露气息。随着身体的舒展、折叠,在自然呼吸的节奏中找到内心的平静。

作拜日体式的时候,心要清,也就是控制呼吸,让气息来配合动作,给伸展、扭转的肢体输送充足的氧气,所以瑜伽士在开始体式练习前,先要学一点控制气息的学问,让气息与身体配合,发挥到最佳状态。

现代西方人在传承古老的瑜伽修行时,特别钟爱瑜伽体式的练习。这又是为什么?

2. 瑜伽体位法传到西方,从不入流到时髦

瑜伽从印度出口到西方,第一波人物以Swami Vivekananda为首,很大程度上忽略体式,更专注于瑜伽哲学、冥想和正念练习。

1893年的美国东海岸,上流社会急功近利。虽然Vivekananda教了一些姿势,但他公开拒绝哈他瑜伽体式。高种姓的印度人长期对神秘莫测的瑜伽草根练习者心存偏见,对苦行僧式的“低种姓乞丐”怀有敌意。于是,西方殖民主义者、记者、学者纷纷嘲笑行为举止像怪人、英语说得不好的低种姓印度瑜伽士。

直到20世纪20年代,由于更多印度瑜伽士接受了现代英语训练,一个干净版本的体式教学才开始被西方人接受。

瑜伽在十九世纪底开始在西方流行起来,但它深受西方精神和宗教思想的影响,某种程度上讲,最初的这批瑜伽士其实突破了印度草根瑜伽血统。

强身健体成为一种时尚,标志着人们对“现代化身体”的追求。在二十世纪初的几十年里,印度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,出现空前的群众体育热情,这跟民族独立斗争密切相关。

人们相信,建立更好的身体是理性的、必要的。强健的身体会提高整个国家的斗志,为对抗殖民者的暴力事件增加成功的可能性。当时出现了各种名目的健身训练,比如把西方技术与传统的印度摔跤结合在一起。

早在一战期间就有些欧洲国家,士兵训练采用瑜伽体式。

20世纪初的丹麦中学生体育课

典型人物如Tiruka(又名K. Raghavendra Rao),他把自己塑造成瑜伽大师,以瑜伽老师的身份踏遍整个印度,宣扬人民起义反对英国。Tiruka强调现代身体的革命,由于他伪装成一个宗教禁欲人士,并因此躲开了政府当局的注意。

另外一个民族体育的改革派代表Manick Rao,把欧洲体操和力量练习与印度格斗混合。 Rao 最著名的学生是Swami Kuvalayananda——那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瑜伽老师。在印度政府帮助下,他们的教义盛名远播。

体式练习作为一种体育疗法很快取得了合法性。如今在我的瑜伽教室里,就有相当多的会员是因为各种运动伤害开始修炼瑜伽。虽然我们并不知道Kuvalayananda等人在西方到底收了多少学生,他们是怎样工作的,不过我们今天练习瑜伽,很大程度上传承了他们当时的教学方式。

3. 现代还是传统?瑜伽的信仰危机

虽然我从未中断过日常体位法的练习,我依然理解想要在古老与现代之间必须作出选择,存在着信仰危机。

我显然站在巴坦加利奥义一边,但我发现自己教的内容跟真正的瑜伽传统并不是一回事。如果现代瑜伽的教学跟古老的瑜伽哲学从本质上是不同的,那这是否意味着对瑜伽本意的扭曲,我们今天练习的瑜伽是否真实?

当我深入研读瑜伽近代史时,发现瑜伽文化走到今天,融汇了很多文化传统,就像碎瓷片黏合成一个崭新的容器,这个容器的名字叫现代瑜伽。几千年来,正是由于瑜伽具有很好的适应性,才生生不息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不再认为追求历史上正统的体式练习是正确的。事实上,当代的瑜伽体式并不忠实于古老的瑜伽传统,但这并不妨碍现代瑜伽的地位。

现代瑜伽因此可以看作是古老瑜伽术的移植。瑜伽这种形式,像一个庞大而古老的树,有根和枝,你不能指着一个树杈说它背叛了正宗的传统。相反,当我们把它理解为一棵依然具有勃勃生命力的树,才得以更密切地审视我们自己,看到我们和过去、古代遗产之间的连系。


每一次弯折腰身,都是灵气回魂的静念。

在西方文化浸染下长大的我们,通过自己的理解和误解、希望和关切,从传统中获得启示,创造新的东西。瑜伽改变着我们对自己的一些看法,带领我们认真考虑在练习瑜伽时需要做什么,它对我们意味着什么。瑜伽修行,向我们揭示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现代瑜伽最迫切需要的是传播瑜伽哲学所代表的人性美德。通过“法眼”和“正断”,体现人的智能和智慧。

将注意力回归到内心,这种美妙的感觉令人期待,就像一棵树等待春天。嫩芽本无邪,她只需要由着天性破土而出,我们需要给自己机会,走进春天,读懂爱。

 

 

参考文献

B.K.S. Iyengar’s Light on Yoga

Mark Singleton 的瑜伽日志 “The Ancient & Modern Roots of Yoga”

Leave a Reply